【記者 吳汉汝 台北報導】

4月2日是「世界自閉症關懷日」,自閉症權益促進會、台中市亞斯伯格症肯納症協進會等民間團體,到監察院疾呼政府應舉行公聽會或者協調會議,檢視自閉症者的受教權、社會福利及就業輔導,建立以醫學、特教為基礎的完整教育體系,並向值日監委陳情,監委研擬尋找系統性解決方案。

世界自閉症關懷日 數個民間團體籲政府檢視自閉症者受教權
世界自閉症關懷日 數個民間團體籲政府檢視自閉症者受教權

星兒現身會場,目前就讀輔大音樂系二年級的林逸家,彈得一手好琴,講到他在國高中,時常被同學誤會,也曾經被同學說過變態,因此,有一次在高中時,就情緒爆發,想要從學校四樓跳下來,但值得慶幸的是,上了輔大後,遇到許多願意花心思理解我的學姊、同學、助教,兩年前交到一位就讀實踐大學音樂系同樣願意理解我的男生朋友,我的自閉症障礙才能被解脫。』他訴說求學階段,遇到情緒無法控制時的情境,幸好身旁遇到願意理解與體諒的同儕,讓他的自閉症有所解脫,他也開心地說,今後不再覺得自閉症是障礙,也不會覺得有負面情緒。

林逸家的母親、具有20多年特教經驗的特教老師林映汝,今日和兒子、自閉症權益促進會、台中市亞斯伯格症肯納症協進會等民團,到監察院外召開記者會。林映汝發表第一線教育現場遇到的困境,她認為,普教老師的特教知能不足,希望能規定普教老師每年應修習相關特教知能的研習,學校也要對全校學生進行特教宣導。

世界自閉症關懷日 數個民間團體籲政府檢視自閉症者受教權
世界自閉症關懷日 數個民間團體籲政府檢視自閉症者受教權

台中市亞斯伯格症肯納症協進會創會理事長、中國籍配偶陳習珍表示:她的女兒被33家幼稚園開除,在求學過程中相當辛苦。陳習珍也分享因社會不理解自閉症孩子的狀況,時常被誤解家長不會教孩子,或孩子被說沒教養,令她感到受傷,陳習珍談到:因女兒說話直接,有ㄧ次主修鋼琴的老師遲到了,直接嗆老師:「你遲到三分鐘了」,因為老師無法理解就拒絕再跟她上課,後因其他類似不理解的導師當掉她,至今讀了八年換了3所大學還無法畢業,希望政府立法提供友善環境給自閉症者。

自閉症權益促進會創會理事長鄭文正表示,期待政府能正視自閉症孩子的教育,比如應獨立於現有的特教教材、教法,重新建立學前至大學的跨領域學習課程,以及延續國民教育階段,為自閉症者建立成人教育計畫,給予自閉症者有終身學習並與外界互動,持續開發其潛力的機會。鄭文正表示:今天來監察院,進而會到立法院,主要目的是期待政府能夠正視自閉症孩子的教育,從學前到中學、大學研究所,都能重視,不要讓他們在大學畢業,甚至研究所畢業後,結果一樣被送到教養院、療養院,而孤獨的一生。』

世界自閉症關懷日 數個民間團體籲政府檢視自閉症者受教權
世界自閉症關懷日 數個民間團體籲政府檢視自閉症者受教權

結束記者會後,自閉症權益促進會向當天值日監委王美玉陳情,王美玉表示,她會與另一位監委王幼玲在討論,研擬尋找系統性的解決方案。

林娟圩說明,有些教師沒辦法辨識自閉症的孩子,也有些普教的老師、學生沒有足夠資訊去學習如何跟自閉症孩子相處,教育體系如果沒辦法因應孩子夾帶情緒行為問題的特質,「青春期被點火,成年後更雪上加霜」,自閉症者家庭照顧孩子會更困難。

世界自閉症關懷日 數個民間團體籲政府檢視自閉症者受教權
世界自閉症關懷日 數個民間團體籲政府檢視自閉症者受教權

林娟圩強調,政府應更注意孩子在教育階段的受教權,特別是自閉兒的情緒教育,很多專家都認為要提前到學齡前、幼教階段就要進行情緒教育,不要只重視智育發展。

鄭文正表示,全台已經有2萬多名自閉症孩子,卻沒有整套的教育體系在支撐他們學齡階段的教育方法、教材,所有課程目前是空白的,但這些孩子經過多元溝通教學後,發現在文學、藝術、音樂等領域都有非常大的潛力。

世界自閉症關懷日 數個民間團體籲政府檢視自閉症者受教權
世界自閉症關懷日 數個民間團體籲政府檢視自閉症者受教權

鄭文正解釋,這些孩子因為長期缺乏有系統的教育,無法形成社群,希望政府能讓這群孩子在友善的環境中學習,正視自閉症孩子的受教權,從學前到中學,甚至大學、研究所,不要大學畢業後就被送到教養院孤獨一生。

LEAVE A REPLY

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!
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